Home 产业新闻 Industry News

Arm高管谈RISC-V的挑战:先过了这五关再说!

2019-06-21
700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芯智讯

       安谋(Arm)停止和华为合作,让全世界半导体产业为之震动,也再次证明这家公司在半导体产业的龙头地位。

       今年的台北国际电脑展上,安谋的竞争对手RISC-V也积极串连,这是一个利用开放平台,开发半导体运算技术的新技术阵营。去年上海市首次出台政策,鼓励相关产业发展,中国也成立两个协会,广邀各国好手合作,想在AI和异质运算的时代,弯道超车。

       5月28日,安谋IP产品事业群总裁雷内.哈斯(Rene Haas)在君悦酒店接受《财讯》专访,他首次分析安谋如何看待新竞争模式带来的挑战,他也摊开安谋在AI时代继续帮助客户获利,扩大影响力的策略蓝图。

微信图片_20190621154155

▲安谋IP产品事业群总裁哈斯(Rene Haas)(右),和安谋车用暨嵌入式产品总经理凡卡妮(Dipti Vachani)(左), 接受本刊专访,深入讨论安谋的商业模式。

3大市场!汽车、数据中心和手机

       采访一开始,我们先讨论安谋对未来半导体市场发展的看法。

       「你们认为,接下来成长最大的3个市场在哪里?」本刊记者问,哈斯分析「汽车市场会很大,数据中心、手机在内的终端设备,会是3个最主要的成长市场。」

       负责汽车市场的总经理凡卡妮(Dipti Vachani)补充,以汽车市场为例,芯片种类也愈来愈复杂,「汽车里搭载的芯片数量成长速度远超过汽车销售的成长率」,他们预期,在自驾车出现之前,更多智能汽车服务会先出现大成长,共享汽车的追踪,或是管控汽车使用范围的「地理围篱」服务,会愈来愈普及。

       汽车需要的运算也远比过去复杂,以前是一颗处理器就解决,现在,汽车有镜头拍回来的影像,有感应器传回的数据,因为需要做的工作更多,反应要更即时,必须加入专为图形、人工智能的新型处理器一起协调合作,半导体的世界变得更加复杂。

       手机也是如此,哈斯解释,「现在有8成5的手机是用通用处理器执行AI功能,这件事很快就会改变」他认为,1支手机用的处理器核心,在过去10年,从2~3个,成长到16~18个。手机出货量目前虽然持平,但手机功能的竞争却更加激烈,对运算和省电效能的需求,只有愈来愈高。

5大关卡!开放社群还有长路要走

       安谋称霸手机半导体世界,哈斯表示,安谋不是公开上市公司,说安谋市占率下滑,他质疑「数字从何而来」。软件银行去年还宣布2023年,要让安谋再次上市,这家公司仍有强烈企图心,在AI时代继续称霸,同时挑战伺服器和PC市场。从他的谈话中,可以感受到,对手想挑战安谋,还有至少5关要过。

第1关:谁能让半导体可控可管?

       「近来中国大力支持RISC-V,因为这是一个开放的平台,让半导体的技术变得可控可管,你们怎么看?」我们开始抛出问题挑战,但安谋的主管并不这么觉得。

       「我们先忘记RISC-V,我们谈开放原始码(Open source)」哈斯说,开放社群的运作本质是,每个人都可以下载技术资料,创造出自己满意的创新,再上传给其他人,基于自己修改过的版本,继续创新。他认为,当每个人都可以修改,就意味着「没人能控制」。

       「但是,红帽不就在做这样的生意吗?」本刊记者继续追问,因为,红帽是全世界唯一做开放源码生意,做到上市挂牌的公司,红帽也推出经过自己认证过的LINUX版本软件。

       谁来负责?多头马车没人统合认证。

       「红帽是在服务的基础上,建立他们的商业模式,他们负责修补问题,做支援。」哈斯说,「但在RISC-V阵营里,没人做这样的事,没人做维护核心的生意。」换句话说,开放虽然能召唤各路人马,但是东一点西一点的创新,没人替这批人做出来的东西认证把关。

       凡卡妮补充,设计1颗芯片,「你可能会花2000万美元开发1款产品,再花2亿美元生产,如果不1次成功,除了损失钱,还会损失及时让产品上市的时效」 ,她透露,她在IC设计公司工作时,设计原则之一是,1颗IC里,不能摆进超过3个未经验证的IC。「不确定性太高了。」哈斯说,「硬件产业跟软件有很大不同。」

第2关:谁来付验证成本?

       但在网通产业,不是有很多开放硬件计划成功的案例,由基金会把关验证,为什么开放概念在IC设计上就行不通?

       「在网路设备的领域有很多开放源码的计划在做。」哈斯解释,但在网通产业,这些重大的改变,主要是发生在软件上,硬件只是一个载具。就像PC和WINDOWS的关系,就算有问题,只要修改一下软件,就能解决。但在IC设计产业,如果把错的设计放进IC里,「你就完了」,因为没人能把IC里写错的软件拿出来。

       更大的挑战是,验证的成本很高。「我们集团里有超过3500个工程师在设计产品,但我们设计一款CPU或GPU,验证的人比设计的人还多」,必须要投入很多的成本,「去确定这个IP是有效的,制程愈复杂,投入的资源就愈多。」哈斯指出。

第3关: 谁来经营生态系统?

       安谋最特别的地方是,这是1家经营生态系统的公司,能不能让每个参与的人都拿到适合的工具,在市场上赚到钱,是经营的一大挑战。

       例如,安谋设计出新IP之后,还要替下1关的程式设计师烦恼,AI芯片更加复杂,这群人手上拿到的工具,能不能顺利开发产品,安谋因此不只投资做IP,还投资IC设计相关的软件工具,免费提供给所有人使用。

       像在汽车市场,一个新的技术经常要花长时间认证,「我们要烦恼很多事,确定IP准备好了,还精细调整下一个处理器的节点、工具和流程,以及确认软件函式库,才能让我们的客户即时把产品送上市场。」凡卡妮说。安谋还有专门和晶圆代工厂、EDA设计工具合作的团队。

       经营生态系统有很多细节,像考虑产品发展的相容性,如果客户在低阶产品成功,想做高阶产品,旧的设计最好能和新设计相容,但在开放原始码的发展经验里,为了创新,新版本软件未必和旧版本相容,过去的投资有可能因此泡汤。

第4关:价格竞争

       价格,也是两个阵营竞争的重点诉求,外界批评安谋太贵,认为开放社群可以用低成本进攻物联网和AI。面对这个问题,安谋的主管表示,他们也可以免费让IC设计公司使用他们的IP。

       「我们有个计划叫设计之星(Design start)」凡卡妮说,只要上网登录,就可以免费开始用安谋的入门级产品开始设计IC,「不用付钱,等产品交付生产,才需要讨论权利金的问题,」她透露,安谋目前有5000个客户参与这个计划,「其中450个已开始生产。」

第5关:谁能化繁为简?

       不管是RISC-V阵营,还是安谋,所有人都看到,AI和多种芯片的异构整合运算,是半导体产业的未来,如何处理复杂度,降低成本,是一大挑战。

单一平台!面对围攻安谋打整合战

       安谋的作法是推出一个叫Total Compute(全面运算)的概念。哈斯解释,当芯片变得愈来愈多种,搭配的人工智能平台也很多元,相关的软件设计就更加复杂,但是,不管是手机、汽车还是数据中心,新增的工作其实都类似,都有人工智能的需求在里面。安谋的作法就是打造一个统一的开发平台。

       「我们很重视Total Compute策略,因为这可以应用在我们参与的每一个市场。」哈斯说,抓住开发者的需求,「非常重要」。当开放社群发动蚂蚁雄兵围攻,安谋却是再次整合自己,用更高的整合性应战。

       竞争代表商机,AI和物联网芯片将是下一个热点,不管有没有美中贸易战,都会有人站出来挑战安谋的地位,从制高点看懂这场战争,才能掌握AI和物联网芯片的大机会。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:芯智讯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产业新闻